:Demoji的关注

stank or stunk

【瑞金】捕雪

寂地睡袋:

※雪天梗
※含糖量99.9%
【庆祝全国下雪(呸)睡不着觉就瞎写】
※瑞金小段子④
  
金走在前面,格瑞紧随其后。
    
积攒凝滞的天空被风吹到分辨不清,浮雪明明是大赛强行创造的产物,却像极了登格鲁星时令的飞雪。
    
“雪像雪?”格瑞对于金的每一句话几乎都表现出嗤之以鼻的样子。
    
那时候所有的矿场都会停工,秋也会在家里面窝一天,在金身边,每天。但是画面太遥远,早就被冲散了。
    
金忽然抬起手,元力化作的致密薄膜罩住了一朵雪花。微光中,却保持着雪花原有的形状,一团的凝结。
    
金色的光晕,不属于这个冬天的银白。
    
“格瑞,我们比比谁接住的雪花最大吧?”
    
仿佛数年前的邀请,在岁月的这一端如约而至。金经常逼着格瑞陪他玩,就算在这场大赛里……也是见怪不怪了。
    
“不要。”
    
“诶——拒绝的好干脆。”金有些不满,但还是挂着笑容。毕竟格瑞还在,还在。
    
金走在前面,格瑞仍旧紧随其后。只是敷衍了事地随意接住一两朵雪花。
    
“格瑞你明明有玩。”
    
“哼。”后者冷哼一声,元力消散后雪花落在了雪堆里,找不到了。
    
金就像捡麦穗的人,捡一路丢一路,总想找到最大的,但是也丢掉了好多东西。丢掉的,有些自己都想不起来的,很重要的东西。
    
“格瑞,我要赢了。”
金看着金色中被蒙住的白,回头朝格瑞笑,心知肚明仍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    
格瑞正准备泼冷水,打压一下这个笨蛋。抬起头就看见金回首的那一刻,雪粘在他的头发和睫毛上,像金色里的雪一样,不曾消融。
    
格瑞抬起了手。
    
金不解地看着他。
    
色泽荧绿的元力渐渐出现在金的足下,渐渐化为一体,把金整个罩了起来,悬浮在空中。
    
“格瑞你干什么!耍赖皮吗!我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
    
格瑞盯着聒噪的源泉,蹙眉。但还是操控着元力左右。
    
金躺在空中,格瑞的元力忽然破了。
    
伴随着吵闹的一声大叫,刺痛耳膜。金掉进了格瑞早就准备好的怀抱,雪还粘在他头上,全身上下,到处都是。
    
金色的光晕,属于这个冬天的银白。
    
格瑞抱着金:“我赢了。”


评论(1)

热度(235)

  1. just捣意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:Demoji的关注捣意 转载了此文字